返回首页好句子
倚栏轩 > 好文章 > qq日志 > 正文

又见花儿烂漫

作者: 陈信佳2010/11/29qq日志

我在我的故乡生活了七年,而我现在十七岁了。我在一个人的时候悼念那些时光,发现时间如洪流般的残忍,带着那些细小的泥沙,轰轰烈烈地流去。那是一座江北城市,春天里琼花回眸一笑百媚生,郁郁满树,繁花盈盈。

小学一年级的时候,我过得很快乐。每天早早写完作业便溜到琴春家的院子里。琴春是最要好的伙伴。我爬过她家的琼树,有只蝉在那年夏天停在那里不厌其烦的唱歌。我想找到它,看看它是什么样子。我捡到过各种颜色的虫茧,以及空空的松果。我见过竹子也赏过荷花,蓝色的蜻蜓在我头上飞过,布谷鸟藏在有着遮天蔽日的树阴的树上歌唱。

我曾在夜里见过萤火虫,璀璨的流光在没有月亮的夜色里闪烁。闪亮攸然熄灭,一会,又在另一个地方重放荧光。我始终站在原地,看着它们飞舞,盘旋,一点点远去。但这并不是令你印象最深的。

令你印象最深的,是有着琼花般脱俗的琴春。以及她教给你的那些话。“一心看琼花,陆地去行舟。到头来,万里江山一旦休。”“千点珍珠擎素蕊,一环明月夜香葩。”和着琴春悠扬的语调,那年院中的琼花格外清香,难忘。

然难忘的不仅仅是花姿奇异的琼花,更是这些与琴春度过的时光。

离开那座城市的时候,坐在大巴上我回了一下头,仿佛过去的一幕幕正在那儿上演。可我什么也没有看见。一切都安安静静地立在那里。在我停顿的那一瞬间我似乎听见了河水流动的声音,哗啦啦,哗啦啦。那是我的河流。我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它的存在。

之后我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,成绩稳定,没有什么起伏。天黑得早,学放得晚。总是抄小路回家。偶尔看到过几只野猫,躲在路边油菜花间“喵呜喵呜”地叫。

胡同口坐着一个短头发小女孩,脸颊红红。我曾看见她一蹦一跳地喊“妈妈,有人要买花儿啦”的样子,我莫名其妙就想起了琴春。

又是一年春天我回到故乡,那个有着玉瓣珠蕊、含散水芳的琼花的城市。我想起琴春教的那句“唯扬一枝花,四海无同类。年年后土祠,独此琼瑶贵。”想起琴春。

而后我才知道,琴春早已不在这儿了。那一刻我发现自己还是一个孩子,害怕失去那些珍贵的东西,那点点记忆。

然点点水滴不过是记忆的片断,终将凝聚成成长的河。我发现时间的洪流不会把所有泥沙都带走——

因为,院中的那颗琼树仍烂漫着,花儿又在嗤嗤地笑。

关闭
本页快照,仅供参考。
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原网页请见原站网页。
倚栏轩  找教育  短文学  女儿窝
漂亮妹子 笑话控
BlogLTD    秒电影